Catalog printing
云南省环保产业网
  新闻搜索
 
  最新新闻 NEW10
1  关于伪造《云南省环境
2  关于伪造《云南省环境
3  转发广东省环保产业协
4  油烟净化专项资质申请
5  《云南省环境保护行业
6  《云南省环境保护行业
7  环境保护相关专业技术
8  关于《云南省环境保护
9  关于建立云南省环境保
10  关于《云南省环境保护
  热门新闻 TOP10           点击
 科技活动周 33832
 环保产业协会第二届二 26486
 云南省环境保护产业协 14111
 云南省环境保护产业协 11508
 云南省环境保护产业协 11454
 云南省环境保护产业协 10888
 污泥处理处置难题欲求 9980
 室内空气污染治理 9938
 膜分离技术在环保领域 9440
 浓缩燃烧法处理糖蜜酒 8065
     首页 >> 技术资源 >> 技术交流

污泥处理处置难题欲求破解之道
双击自动滚屏  云南省环保产业协会   2006/4/4  阅读:9980

污泥处理处置难题欲求破解之道

“我做了十年污泥处理,十年中间,是‘头疼’的十年”,北京排水集团总经理杨向平近日在谈及污泥的处理处置问题时,他的发言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污水处理力度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的加快,城市污水处理率不断提高,污泥的处理处置问题日益显现出来。对于污泥的危害性,和其处理处置起来的难度,许多专业人士都深有感触,与杨向平怀有同样想法的可谓不乏其人。
浊水虽清 污泥却还在  1月7日,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和重庆市市政管理委员会联合举办的“重庆市(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示范工程项目研讨会”上,重庆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志飞的发言让人们感受到重庆市(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的迫切性。他说,重庆市经济条件相对来说比较落后,当地山地多,降雨多,同时库区占的比例大,水环境保护的任务和压力非常重。2001年,国家就做出了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规划,要求重庆市三峡库区几乎所有的区县至少建一座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场。目前,三峡库区、主城区和影响区共有24座污水处理厂投入运行,在这些污水处理厂产生的污泥,基本是通过机械脱水后送到垃圾处理场填埋或者少量利用,多数没有得到消化处理。
  污水处理厂产生的城市污泥含水率高达80%,易腐烂,有恶臭,并含有寄生虫卵与病原微生物和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如不加以妥善处理,任意排放,将对环境产生严重的二次污染。新华社记者曾在2004年底就发布了题为“剩余污泥将给三峡库区水环境带来二次污染”的报道,这里,让我们来看一组新华社发的数据,便可知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面临的难题有多大:“一般情况下,每处理1万立方米污水产生污泥15~20吨,按目前库区18座污水处理厂设计能力80%的处理量估算,一年产生污泥10万吨以上。两年之内,重庆主城区、各区(县、市)和部分镇将建设投运污水处理厂80余座,总规模达到每日220万立方米,按80%的处理量估算,日产生污泥2640吨。当第二批污水处理厂投入运行后,每年产生污泥达到100万吨。”
  “库区本身经济条件和地理环境比较差,三峡工程作为全国的一个工程项目,目前污水、垃圾运行管理面临的问题已经够严重了,现在污泥问题又成了让人头痛的问题。”其实,从世界乃至我国其他省市来看,又何尝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据中关村国际环保产业促进中心主任徐云博士介绍,目前,世界污水处理厂干污泥每年产生1亿吨,我国城镇污水处理厂每年产生干污泥180万吨,预计未来5年内,每年还将产生干污泥540万吨,而现有污水处理厂中有污泥无害化处置设施的还不到1/4,污泥消化池能够正常运行的也为数不多。
污泥二次污染之痛怎样除  为保护三峡库区的水环境安全,探索出一条生态破坏小、技术先进、经济可行、稳定持久的污泥处理处置方案,重庆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在充分调研国内外污泥处置技术,结合重庆市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基础上,组织编制了《重庆市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规划方案》,在主城区拟建6座污泥处理处置中心,并已于2004年12月23日召开了规划评审会,获得了专家的认可。重庆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目前正就这一问题向市政府进行报告。
  另据了解,目前,上海、深圳已经完成了污泥处置规划编制工作,北京、天津等城市污泥处置规划正在编制过程之中。随着污泥产生量的增加,各大城市都已经将解决污泥的处理处置问题摆在了重要的位置上。但是污泥处理处置的道路到底该怎样进行?
  在“重庆市(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示范工程项目研讨会”上,专家们畅所欲言,认为三峡库区的污泥处理处置必须在循环经济理念的指导下,根据地方经济状况,进行统筹考虑,任何单项技术都难以满足综合治理的需要,技术路线应多元化;污泥处理处置要走产业化的推广道路。
  杨向平在污泥处理处置上已经有10年的经验。早在1994年,北京高碑店污水处理厂建成后不久,他就遇到了污泥处理的难题。10年时间里,从最初污泥直接送垃圾处理场遭遇碰壁开始,他选择过几套污泥处理处置的路子。他说,到去年,他们污泥处置的路才算走通。目前,他们把污泥制作成无害化的土,卖给做肥料的企业或者给垃圾填埋场。他认为,污泥处置作为污水处理工程来讲,就是要做到减量化和稳定化,资源化的部分可以完全交给市场去做。污泥处理处置如果完全想市场化,需要政府给予市场化的政策,包括水价等政策都要到位。他建议,单独成立一个公司,由政府直接跟其签协议,负责污水处理厂产生污泥的处理处置。
  在强调污泥处理要走产业化道路的同时,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陈同斌主任直截了当地指出,在这一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到相关技术的接口问题,因为一个问题看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却会涉及到多个行业的交叉。那么,政府在这个产业化的过程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机科发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楼上游副总经理的建议很明确,政府就要起到宏观调控的作用,把中间的这些断开的线连接起来。合肥市污水处理管理处主任李胜海同样认为必须明确污泥处置的责任主体是政府,而不是企业。政府要担当起监管的责任,另外,还需要制定相应的标准,并给予政策和财政上的支持,来拉长污泥处置的产业链。
重庆要建污泥处置示范工程  据介绍,为了解国内污泥处置的现状,重庆市市政管理委员会曾组织相关人员对部分城市进行了调研,发现广州市通过BOT方式已建成日处理900吨污泥制砖原料生产厂(试运行300吨/日),由政府支付给处理厂家195元每吨污泥处理处置费(特许期20年,含运输费);上海则采取多种污泥处理处置技术,由政府投资建成一座日处理250吨污泥的干化焚烧厂(即将投入试运行)。但是总体来说,国内的污泥处置目前几乎都处于起步阶段,还没有十分成熟的处理路线,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污泥的无害化处置问题,昂贵的污泥处置经费(运行费),以及对污泥处置的观念和相关政策的缺失,制约了污泥处置的发展。
  王志飞在“重庆市(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示范工程项目研讨会”上说,目前,重庆市不仅编制了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的规划方案,还编制了过渡方案,以应对已经到来的污泥处理难题,解决污水处理厂污泥进入填埋场后对填埋作业和设施设备产生的不良影响,保证填埋场的正常运行。
  王志飞介绍说,在过渡方案中,污泥处理以减量化(二次脱水干化)为主,处置以卫生填埋的无害化处置为主,同时,寻求适合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技术,开展多元化处理处置技术的试点或示范项目,兼顾资源化利用。
  作为中关村城市污泥无害化产业联盟主席单位的代表,徐云在研讨会上向与会人员提出了联盟希望参与三峡库区污泥处置的组织方式。这一提议得到了专家们的认可。
  据徐云介绍,去年联盟承担的北京市科委《北京市城市污泥在建材领域应用研究科技计划》的中试项目,已经完成了1500吨污泥烧制水泥的3000吨中试的目标。目前联盟正在做城市污泥资源化利用相关政策与技术的研究。对于参与三峡库区污泥的处置,联盟很有信心。徐云还向与会者介绍了联盟对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过渡期和长期实施方案的构想。他说,污泥综合处理处置既要符合地方特点,也要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任何单一技术或主体都不能实现区域污泥的综合治理的需要,应采取多元化的组合,构建一个联合体,实现优势互补、联合攻关的目标。中关村城市污泥无害化产业联盟在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方面无论是技术与信息,还是市场运作与推广都具有很好的优势。就像日本NGK公司在处理东京西郊污泥的公司也是三家公司的合作,三家公司各自分工,又互有合作,使污泥处置工作得以稳妥进行。
  据悉,在重庆市(三峡库区)污泥处理处置示范工程项目研讨会后,联盟成员单位将尽快完善示范工程实施方案,及早向当地政府申请示范工程立项,取得政府的政策性支持。正像有关人士说的那样,重庆(三峡库区)污泥问题的解决不仅对库区有意义,而且会对全国污水处理产生影响,让全国对污泥都有一定印象。有着这样的强势结盟,污泥处理处置的春天还会远吗?